硅股网

- 人工智能AI工具箱
首页 / 杂谈 / 正文

夜读|希望直播可以拯救“娇娇”们

qqpindaovip 2023-09-20 杂谈 164 ℃

我在一个直播平台,关注了一个账号叫“娇娇”。娇娇是一位三岁左右的孩子,不幸得了渐冻症。为了筹钱治病,她一家人注册了账号,开始直播带货。

我喜欢深夜刷手机,所以总在睡前刷到娇娇一家。主播有时是她的爸爸、妈妈,有时是奶奶。他们一家人几乎毫无直播技巧,普通话也不太好,就是在镜头前生硬地把产品晃一晃。直播间人气也不旺。每次我点进去,他们都会说一句“欢迎小公举(这是我的账号名)”,并恳请我能停留一分钟。

其实,我至今在他们的直播间消费不到500元。我很想帮助他们,但确实也不太需要那些东西。每次我都要把直播间的购物车来来回回翻上几遍,看能不能买什么。我做得更多的,只能是每天直播间里留个言,有时刷个礼物;或者每次刷到她的短视频,使劲地点个赞。

一开始我和别人说起这个经历,有人提醒我小心,可能是套路。但我相信,这很难是演出来的。且不说娇娇有很多日常的短视频,她父母、奶奶直播的状态,那副憔悴、疲惫、嘴唇开裂的样子,都很难是装的。或者说,很难长时间地装下去。

在我看来,无论直播、网红、互联网遭受了多少污名化的标签,但至少有一点无法否认,这些技术给了很多人一根救命的稻草:让他们可以“被看见”。而且,这甚至比线下的慈善更真实。在互联网平台上,他们会发布很多视频,你可以看到这些人真实的生活状态;而路边遇到的可怜人,只有一个照面的工夫,没法了解更多信息。

或许是我总给娇娇点赞,算法给我推了很多类似的直播,我也看到了很多艰难求生的人。有位和我同岁的女生,得了尿毒症;有位单亲妈妈,带着孩子治疗白血病;有一位脑瘫的女生,在直播间全程只有一句“谢谢”,观众得自行去橱窗里挑选商品……

起初我总是带着同情,后来我就只有敬佩。他们真的很了不起,在生命脆弱的时候,却很顽强地与命运抗争。无论如何,他们选择了直播,这也是一种自食其力。如果没有直播,真的也很难想象他们还有什么办法去努力,除了等待救助,似乎没多少途径。

我不太清楚这些直播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收益,够不够负担他们的生活费、医药费,但我真诚希望互联网可以拯救更多“娇娇”。我们总是用一种苛刻的眼光去审视技术,去防范技术泛滥带来的宰制,但对于很多人尤其是弱势者来说,技术或许才是最好乃至唯一的馈赠。

互联网学者凯文·凯利写过一本书叫《5000天后的世界》,里面有个观点:科技会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引发问题。二者比例看似各占一半,其实不然:科技带来的益处占比为51%,而它引发的问题占比为49%,虽然二者之间只存在2%的微妙差别,但是如果将这个比例放在时间的长河之中,差别就会极为巨大。

我想这2%里,应该包括了给普通人一个表达的机会,让他们有机会改善生计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对任何过激的技术批判都保持一种怀疑。我们对技术的理解,也要摆脱强者视角,不要将之变成玄而又玄的空泛讨论,应该多看看具体使用的普通人:他们是谁,有着怎样的人生。

说回我关注的这些主播,正因为平台总是给我推荐类似的,他们也成了我“深夜emo”的源头,总是在睡前让我心绪不由得沉重。但我想,最让我难过的,恐怕是有一天看不到他们了吧。每天只要能看到他们,都是一种欣慰。希望他们一切都好,慢慢走出这段生命中幽暗的长廊。

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