硅股网

- 人工智能AI工具箱
首页 / 杂谈 / 正文

又一个互联网大佬隐退了

qqpindaovip 2023-10-24 杂谈 1053 ℃

作者 | 刘宝丹 曹安浔

编辑 | 张晓玲

有点快,但并不意外。

10月20日,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辞任董事长。互联网江湖,奋斗在一线的创始人又少了一个。

宿华隐退其实早有苗头。两年前,带领快手上市八个月后,39岁的宿华将CEO之位交给程一笑,从此,这个圆脸微胖、带着细框眼镜的男人就鲜少公开露面了。

而从那时(2021年10月29日起),快手也站上一个新起点。今年二季度,快手有史以来首次实现盈利。不过,快手依然面临电商江湖的残酷竞争,程一笑不得松懈。

宿华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很大讨论。毕竟在他之前,马云、黄峥、张一鸣、王小川等十余位大型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已陆续退居幕后了。

那个喧嚣热闹的互联网江湖已经沉寂。作为公司灵魂人物,创始人隐退,减少公司的个人色彩,可以让公司变得更加职业化;跃入人海、沉心研学的大佬们,也在寻找和创造另一段故事了。

辞任

10月20日,快手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,宿华辞任董事长,由CEO程一笑兼任,调整将于10月29日生效。

虽然仍担任执行董事和薪酬委员会成员,但卸任董事长意味着,宿华正式退出了快手的核心管理层,这家上市两年多的“短视频社交第一股”迎来了核心管理层的迭代。

每个互联网大厂的崛起背后,都有一个掌控方向的舵手,对快手来说,宿华就是这样的角色。可以说,没有宿华,就没有快手的今天。

回首宿华的崛起,是机遇和能力的碰撞。宿华毕业于清华大学软件学院,是典型的技术男,曾先后任职于谷歌中国和百度公司,担任工程师。在快手之前,宿华已经有过多次创业经历,并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2013年,想继续创业的宿华在投资人的介绍下,认识了早两年创立GIF快手的程一笑,两人一拍即合,创办了后来的快手短视频平台。程一笑负责产品,宿华负责战略。由此,快手搭建了双核管理机制,两人联手将快手带入快车道。

2021年,快手成功上市,成为“短视频社交平台第一股”,宿华身价随之水涨船高。据胡润研究院2022年3月发布的《胡润全球富豪榜》,宿华以360 亿的身价,位列第572位。

宿华的离开并不突然。两年前,宿华卸任快手CEO,由程一笑担任。据内部人士说,那时候开始,宿华就已经逐渐退出快手的日常管理。

在程一笑担任CEO的两年时间里,快手开始降本增效,业绩上也实现扭亏为盈。

财报显示,快手Q2净利润为14.8亿元,同比扭亏,且远远超出市场预期的1.8亿元,上年同期为亏损31.8亿元人民币。这是快手创立以来首次实现盈利,并且是在之前亏损数百亿基础上实现的。

展开全文

这也意味着,快手的管理层过渡可能会很平稳,在这种情况下,宿华退出董事会,对快手运营或许不会产生大的波动。

宿华虽然离职,但其不同投票权不会发生变化。截至2023年6月30日,宿华持股快手的比例约为9.86%,据快手财报,占有关保留事项以外的股东决议案投票权约38.01%;程一笑持股快手的比例约为8.82%,占有关保留事项以外的股东决议案投票权约30.58%。

快手称,截至2023年6月30日,宿华、程一笑为公司最终控股股东。

对于宿华接下来的去向,一个主要方向就是投资。据了解,早在谷歌工作时期,宿华就对AI非常感兴趣,并曾研究机器学习。不久前,他还出现在AI大模型公司——光年之外的早期投资人名单中,后者如今已被美团收购。

AI与快手的业务息息相关,作为超3亿日活的短视频平台,快手无疑是AI技术应用的最重要场景之一,从这一点来说,宿华仍可能为快手业务带来新的可能。

不过,宿华离开后,相当于把所有压力都扔给了程一笑,快手如今面对的挑战并不轻松。

快手业务的天花板取决于用户规模,然而,随着互联网用户增长见顶,快手的用户增长不可避免的出现放缓。此外,商业化方面,电商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,快手要想保持高增长,还需要更多有力的策略。

相较于上市初期的超万亿市值,如今快手股价已大幅下跌,截至10月20日收盘,快手报每股56.55港元,市值仅为2462.93亿港元,较高峰时跌了80%多。

目前来看,很多投资者对宿华隐退大多持静观其变的态度,觉得至少比频繁人事变动强。

IPG(中国)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,宿华卸任快手董事长也算“功德圆满”,如今,快手的运营团队已经成长起来,各项业务将继续由各业务部门负责人管理,

在柏文喜看来,宿华的离任对快手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未来,快手的战略和发展方向将由新的领导层来决定。

快手董事会表示,由同一人兼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角色,可确保集团在推进长期战略方面的贯彻领导,并进一步深化集团的变现能力并优化集团运营效率。

大潮

看起来,宿华的隐退,只不过是在跟随大哥们的脚步。最先带头、引领互联网大佬隐退潮的是马云。

2019年,在阿里巴巴20周年庆典上 ,55岁的马云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,交棒给张勇。彼时马云说,“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,而是制度传承的开始。不是一个人的选择,而是制度的成功。”而在2013年,马云就卸任了阿里CEO。

此后,更年轻的互联网大佬也开始隐退了。2021年3月,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卸任拼多多董事长一职,由联合创始人、CEO陈磊接棒。

2021年5月、11月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先后卸任字节跳动CEO和董事会主席之职,由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。

包括宿华在内,互联网大佬们的隐退,普遍有几个共同点。

他们都在38岁-55岁正年富力强之际退休。退休前,他们也往往筹谋多年,逐步交权。

而他们退休的原因,都与行业监管环境有关。一位转战多家互联网大厂的人士表示,互联网大佬隐退潮是政策环境和企业发展需求等综合原因导致的。互联网企业在早期迅猛扩张后,有过“二选一”、 “涉嫌垄断”等不利于市场公平有序环境的行为,近年来,蚂蚁金服、腾讯、美团都被重罚,平台监管日益完善。

此外,企业要长期发展,也需摆脱对个人的依赖,建立现代企业的治理体系等,这也是创始人隐退的基础。

而在退休后,这些大佬也往往是专注科技、公益,把握、探索公司未来战略方向。

马云曾在退休前夕的2019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表态,从阿里退休不代表不继续创业。“阿里巴巴只是我梦想中的一个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希望75岁时我还能有激情” 。

马云退休后投身于公益事业、农业领域、教育等。他最近也在考察新能源,其实多少都与阿里的未来产生关联。

黄峥则明确表示是为拼多多寻找新未来。他称,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,要改变就必须在更底层、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。如果要确保拼多多10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,那么有些探索现在是正当其时。

“我作为创始人,跳脱出来去摸一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,可能是比较适合的人选”、“我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。”黄峥说。

张一鸣退任时也在内部全员信写到,作为公司创始人,将聚焦到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、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。

电信与互联网分析师贾敬华认为,严格来说,这些卸任CEO的互联网大佬们,仅是一种表面的退休,实际上还掌握着企业,只是不大参与日常决策。之所以要卸任CEO,一是为了培养下接班人,二是为了腾出更多的精力去思考企业发展方向,把企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比如作为创始人,马云依然是阿里帝国的隐形王者,在阿里面临字节、美团、拼多多等夹击,互联网江湖竞争日益惨烈之际,出来主持大局的依然是他。

今年6月,退休三年的马云回国了一趟,而后,阿里“一拆六”,展开了公司历史上最大的组织变革,阿里的至高权位也从张勇手中交出,马云的代言人——蔡崇信和吴泳铭接替张勇主席与CEO之职。

张一鸣对字节跳动的大事也没有彻底放手,尤其是TikTok的相关事务还会过问,处理。

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立新指出,现在中国民企老板退休越来越早、越来越多,最近,36岁的米哈游董事长蔡浩宇也退居幕后,交班给他的创业合伙人。

而在上一代创业者中,何享健、柳传志、王石等都是奋战到晚年,六七十岁才卸下大权。还有更多任正非、李东升、曹德旺、董明珠等大佬依然活跃在一线。

反观如今的互联网江湖,创始人盛年隐退,难免让人感慨和遗憾。

时势造英雄,英雄亦需适时。当时代的浪潮翻涌,大环境变化,这些互联网创始人大佬选择了激流勇退,但他们大多注定要退而不休,将与蔡崇信、吴泳铭、陈磊、张利东等接任者们,或明或暗,共同搅动互联网江湖新的风云。

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